弘扬中华民族正能量

三度收监前怀孕 女子三次监外执行

2018-07-06 08:58:18    来源:新华网        责编:张帆

三度收监前怀孕 女子三次监外执行

以诈骗罪获刑10年半,因怀孕、哺乳期未收监执行;专家表示,监外执行期结束仍将被收监

以合作名牌包生意为名,骗取他人60万元,2015年7月,安某因诈骗罪被法院终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。

即将服刑时,因为安某怀孕,法院决定对其暂予监外执行至哺乳期结束。2016年,当法院决定将安某收监服刑时,其再度因怀孕被暂予监外执行。2018年3月,法院在第三次要求安某服刑时,其再度怀孕,法院于6月7日再次决定对安某暂予监外执行。

根据我国法律规定,监外执行是对服刑人员特殊情况的照顾,这一时间折抵刑期。如果监外执行期间结束,罪犯刑期尚未结束,将被收监。照目前情况,安某在没有减刑的情况下,哺乳期过后按2019年6月被收监计算,到2024年服刑期满。

合作高仿包生意被控诈骗

根据检方指控,2012年1月间,时年28岁的安某虚构投资名牌皮包生意可获取高额利润的事实,先后骗取被害人陶先生60万元,被警方查获。案发前安某已退还被害人4万元。

在案件审理过程中,安某称自己不构成犯罪,被害人的钱款是丈夫到澳门赌博挥霍了,案发前二人已经离婚。其辩护人则表示,安某没有非法占有被害人钱款的目的,不应认定为诈骗罪;即使认定诈骗罪应扣除还款数额;建议法院判处其缓刑。

记者获悉,在接受调查时,安某表示,2011年底或2012年年初,前夫吴某在澳门赌博输了200多万元,在没钱的情况下还想去澳门继续赌博,于是想到找朋友陶先生借钱,让安某借投资骗其拿钱。

因为此前陶先生听吴某提到过,安某做高仿名牌包生意非常赚钱,于是向安某转账六十多万元入股。转账后双方补签了《入股协议书》,“当时我没有签字,我和前夫吴某的名字都是他代签的,因为我知道根本没有做生意这回事。”安某说。

因诈骗罪被判10年6个月

陶先生的陈述证明显示,2011年,其通过朋友吴某认识了安某,之后在陆续接触过程中,安某说在做高仿名牌皮包生意,还给陶先生看过其和香港享受奢华皮具有限公司签订的入股协议书,他对此没有怀疑。

2012年1月10日,安某打电话邀请其入股60万元做名牌皮包生意,说是每天能有6000元利润,每周返利6天,周日结账。

陶先生说,2012年1月,自己陆续给安某银行卡转账并签订《入股协议书》及《补充协议》。签订合同后,安某并未按约定每个星期给利润,并以资金筹不开为由推脱。2012年3月,吴某打来电话,表示安某根本没有做皮包生意,钱都拿去澳门赌博了,安某出示的入股协议等都是伪造的,陶先生这才知道被骗。

根据其他证人证言,吴某与安某都赌博。出入境记录证明,二人多次入境澳门。此外,2012年4月20日安某与吴某离婚,复婚后又于2013年5月2日离婚,两人协议约定欠陶先生的钱双方各承担一半。

根据朝阳区法院的《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》和判决书,安某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8月22日被取保候审。

朝阳法院审理认为,安某主观上具有诈骗的故意,客观上虚构事实骗取他人钱财,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。2015年5月,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安某有期徒刑10年6个月,剥夺政治权利2年,并处罚金2万元。宣判结束后,安某提出上诉,2015年7月,三中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。

三度怀孕三度监外执行

根据朝阳法院的《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》,终审判决生效后,安某在服刑前表示已怀孕。2015年7月29日,因为查证安某确实怀孕,法院依法决定对安某暂予监外执行6个月至哺乳期结束。哺乳期结束后,法院向朝阳区司法局送达了收监安某的执行决定书。

2016年8月22日,因安某再度怀孕,法院决定对其暂予监外执行8个月。2017年4月12日,因安某“处于哺乳期内”,决定对其暂予监外执行。

2018年3月11日,法院出具了对安某收监执行决定书。当日在收监执行过程中,安某称再度怀孕,后经民航医院诊断为妊娠状态。

2018年5月11日,安某在朝阳医院进行妊娠检查,经两名医师鉴定,主管院长审核签字,出具检查书。5月25日,北京市朝阳区司法局以罪犯安某怀孕不宜羁押为由,建议对罪犯安某暂予监外执行。

2018年6月7日,法院出具决定书表示,经查安某确实怀孕,符合暂予监外执行的条件。依法决定对罪犯安某暂予监外执行。

■ 时间轴

2013年8月22日

安某因涉嫌诈骗罪被取保候审。

2015年7月29日

安某终审被判10年半,因怀孕,法院决定对安某暂予监外执行6个月至哺乳期结束。

2016年8月22日

安某再度怀孕,法院决定对其暂予监外执行8个月。

2017年4月12日

因安某“处于哺乳期内”,法院决定对其暂予监外执行。

2018年3月11日

在收监执行过程中,安某称再度怀孕,后经医院诊断为妊娠状态。

2018年5月25日

朝阳区司法局以罪犯安某怀孕不宜羁押为由,建议对安某暂予监外执行。

2018年6月7日

法院经查安某确实怀孕,符合暂予监外执行的条件,依法决定对其暂予监外执行。

■ 专家说法

监外执行直接折抵刑期

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刑事业务部负责人李楠律师表示,监外执行是我国刑法出于人道主义对被告人给予的特殊照顾,本案中,安某因“怀孕”状态在监狱服刑期间三次被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,符合相关规定。

根据我国《刑事诉讼法》第二百五十四条规定,对被判处有期徒刑或拘役的罪犯,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可以暂予监外执行:

有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的;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;生活不能自理,适用暂予监外执行不致危害社会的。

李楠律师介绍,根据《刑事诉讼法》第二百五十七条规定,暂予监外执行是刑罚执行的一种方式,因此执行的期间即在刑期之内。也就是说,安某在监外执行期间等同于在监狱服刑同样的时间,计算在刑期之内。

当监外执行的原因消失(如哺乳期满)后,如果罪犯刑期尚未结束,将继续被收监;如刑期届满,则应及时释放。

具体到本案,2018年6月7日,安某第三次被法院决定予以监外执行,如刑罚期满前监外执行完毕,仍将被收监。按照判决书显示的取保候审时间,安某此次监外执行期满,哺乳期过后,按2019年6月被收监计算,在不减刑的情况下,约在2024年服刑期满。

据媒体报道,刑事诉讼法对怀孕、哺乳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的是“可以”而非“应当”,在执行过程中应当进行审查,而非只要怀孕或正在哺乳婴儿的妇女一律予以监外执行。

■ 相关新闻

女子3年4次怀孕延缓收监

昨日,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,因怀孕被取保候审的不在少数。但也有女性罪犯通过连续怀孕、哺乳反复申请监外执行,恶意规避收监执行的情况。

据《检察日报》,为逃避监狱服刑,张某在三年里四次怀孕。2012年5月其因贩卖毒品罪被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3.3万元。判决后,因其先后处于孕期、哺乳期,三次被法院决定或延长暂予监外执行。

另据《扬子晚报》,1988年出生的徐玉梅(化名)与丈夫在2012年2月、2014年2月生下两个女儿。2014年,其丈夫因贩卖毒品罪被判死缓,同年12月4日,徐玉梅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抓获,由于处哺乳期被取保候审。

但其在此期间并未停止从事毒品交易,并怀上第三胎。2016年11月25日审判时,徐玉梅因作案时怀孕,以贩卖毒品罪被判无期。当年12月6日,她以婴儿需要哺乳为由申请监外执行,法院做出暂予监外执行决定。

2017年2月27日,在收押前例行体检中,徐玉梅又处于早孕状态,法院再次决定对其暂予监外执行。当年9月,她生下小儿子。法院又一次对其暂予监外执行。

经调查了解,徐玉梅的两次非婚生子,都不是同一个父亲,而这些男子的身份都与涉毒人员有关联。此外,她在社区矫正期间多次违规。2018年1月,法院对其下达收监执行决定,并妥善安置四个孩子。

“我办理的案子中,用孩子当保护伞的罪犯有四五起,但像徐玉梅这样精确计算时间,多次利用怀孕、哺乳延缓收监,并继续从事毒品有关活动的,非常少见。”检察官赵煜表示。

另有检察官建议,建立暂缓刑罚执行制度,对确因怀孕、哺乳婴儿等,被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,在此期间通过故意怀孕等逃避刑罚执行的,可以暂缓执行原刑罚,待暂缓原因消除后,收监执行原判决刑罚。如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或刑罚执行中怀孕的妇女、自动流产后再次怀孕的妇女,以及违反政策多次怀孕的妇女等情形,暂缓执行刑罚,等影响刑罚执行的情形消失后,继续执行原刑罚,暂缓执行期间不折抵刑期。

(记者 王巍 刘洋)

招聘英才

中央机构 | 人大机构 | 国家主席 | 国务院 | 最高人民法院 | 最高人民检察院 | 政协机构 | 民主党派 | 群众团体 | 驻外机构 | 友情链接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 | 网络110报警服务 | 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 | 中国新闻网站联盟

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

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05123 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[2011]0252-085号

关于我们 | 人员查询 | 法律顾问:北京市冠腾律师事务所 | 本站地图 | 电话:010-84504003 | 投稿邮箱:chinacjpd@163.com | 刊登广告 | 对外服务:访谈 直播 广告 展会 无线

可信网站
诚信网站
中国网 官网 传媒经济官网
微信扫一扫 微信 获得更多内容
博聚网